美人與戰爭 ——黃梅戲《小喬初嫁》觀后

唐躍評論《小喬初嫁》

羅貫中在《三國演義》里設計了一個情節:諸葛亮用曹操覬覦小喬美貌的理由說動周瑜聯合抗魏,從而把美麗的小喬卷入了戰爭。后人認為這是小說的虛構,可這虛構也不是空穴來風,唐代杜牧有“東風不與周郎便,銅雀春深鎖二喬”的詩句,宋代蘇軾有“遙想公瑾當年,小喬初嫁了,雄姿英發”的詞句,都暗示著小喬與三國大戰具有某種聯系。我們有依據認為,重寫小喬是歷史留下的伏筆。而今,安徽省黃梅戲劇院推出了黃梅戲《小喬初嫁》,正是對于歷史的遙遠回應。

在流傳甚廣的坊間,小喬長期以來堪稱美女代言人。她果真介入戰爭,而且發揮了美人在戰爭中的獨特作用,這個人物的內涵就有充實、提升的巨大遐想空間。我一直耿耿于懷,覺得小喬是美人,又是安徽人,她如果攜帶著琴藝,或者棋藝、茶藝進入戰爭,讓一個容顏出眾、才華蓋世、而又憂國憂民的藝術形象矗立在舞臺高處,莫不是絕好的黃梅戲題材。話雖這樣說,把小喬與三國戰爭聯系起來也不是沒有難點。黃梅戲畢竟長于演繹民間生活,很少講述袍帶故事,動起手來會有不小的難度系數。然而對于劇本創作來說,當那份喜愛黃梅戲的情感轉換成了深刻把握黃梅戲劇種特質的機巧,這些難點就被成功折服,這些難度系數就被折算成很高的分值。比如,說到戰爭就會想到國家大事,運籌帷幄,與平民缺少關聯。劇本能夠別出心裁,從曹魏挑戰、沖突初起入題,著重表現孫吳方面動員老百姓們參軍備戰,讓平常生活介入進來,以期貼近黃梅戲的平民視角。又比如,說到戰爭就會想到文臣武將,文韜武略,與女性缺少關聯。劇本能夠別開生面,以曹操的身份請出小喬,把這樣一個楚楚動人的女性放到了戰爭漩渦的中心,放到了戲劇矛盾的焦點上,再讓小喬的柔情似水、癡情無限去對抗曹操的雄健和強悍,以期發揮黃梅戲的抒情優勢。再比如,說到戰爭就會想到刀光劍影,你死我活,與美感缺少關聯。劇本能夠別有洞天,為小喬設計了美輪美奐的戲劇動作。小喬不是花木蘭,不是以女扮男裝的方式參與戰爭,她堅持著絕代佳人的身份,在當空皓月的陪伴下飄然過江,用婉轉的歌唱要求曹操兌現承諾,用美和聰慧保衛家國,用忠誠和大愛化解戰爭,以期顯現黃梅戲的優美品質。

劇作文本的所有這些創意,都是為了貼近黃梅戲輕盈而且輕靈的藝術氣質。其實,這是極其需要智慧的,以舉重若輕的睿智妥善解決輕盈的黃梅戲“只恐雙溪舴艋舟,載不動許多愁”的負重難題,精準實現輕靈的黃梅戲與厚重題材的無縫對接,豐富黃梅戲的劇種風格內涵。《小喬初嫁》帶給我們的欣喜沒有到此為止:劇作文本的睿智,在二度創作中得到了有效延續;一場平民化和柔情化的美麗戰爭,從枯燥的文字間被演繹到了鮮活的舞臺上。在舞臺上,我們看到了并置空間的運用,也就是把平平淡淡的家長里短與轟轟烈烈的烽火硝煙并置到一起,在相互交融中擺平了輕盈與厚重的距離感。很有意思的是,并置空間的融合與并置內容的暗合大多互為表里,例如,一邊是農家小院里葉兒送別王小六,一邊是將門帥府里小喬送別周瑜,雖然人物身份或輕或重,送郎奔赴戰爭前線的惜別情感卻是完全一致;又如,一邊是小喬幫助葉兒夫婦處理家庭瑣事,一邊是吳國的王公大臣們議論國事,家事與國事的性質輕重迥異,卻因為都是面對爭端和商量如何解決爭端而獲得緊密的聯系。在舞臺上,我們還看到了抒情段落的穿插,也就是把從戰事引發而又獨立成章的情感段落與曹魏的摩拳擦掌、孫吳的厲兵秣馬等戰爭段落穿插起來,在相互交叉中調節了輕便與滯重的節奏。例如,孫吳的王公大臣經過一番爭執后決定應戰,緊接著的戲劇段落不是兩軍交鋒,卻是很飄逸地轉入難舍難分的夫妻送別:從兩對夫妻的領銜輕吟,匯合而成無數女人的送郎心聲,那曲縈繞在吳國的田間、橋頭、河汊、長亭的送郎調,以兒女情長的華麗吟唱輕緩了戰爭的沉重氣氛。小喬的飄然過江也是這樣,并沒有立即引發戰事,而是展開了小喬與周瑜相互傾訴的大段抒情對唱。小喬只身過江,完全出乎曹操的意料,自視雄強的曹操在小喬面前沒有占得半點便宜,終于氣血上沖,頭痛欲裂,小喬捏起一根輕巧的銀針在空中彈響,以極富抒情意味的戲劇動作書寫了舉重若輕的戰爭神話。

我們贊賞《小喬初嫁》這種舉重若輕的睿智,回過頭再來探尋產生這種睿智的動因,或可觸摸到更有意義的黃梅戲劇種建設話題。長期以來,戲曲理論界對于黃梅戲的劇種氣質一直有著美中不足的評價:高度贊賞黃梅戲的風格輕靈流轉,清麗委婉,因此好聽好看,易于傳播,形成當下社會生態里風景這邊獨好的傳統戲曲景觀;但這種輕盈風格中潛藏了輕淺的隱患,顯得分量稍輕,容量稍淺,負重能力不強,限制了題材選擇的寬度和思想承載的厚度,很少演出在立意上更具開掘空間的藝術作品。上個世紀末期以來的黃梅戲藝術發展表明,許多有識之士對此有著清醒認識,他們的創作實踐張揚了黃梅戲的既定風格,同時艱辛探索著在維護黃梅戲風格特征的前提下拓寬題材范圍、加重思想含量的可能,勉力在輕盈風格與厚重立意之間尋求平衡,開拓黃梅戲的審美格局。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,《小喬初嫁》亮麗登場,把磨子悠悠、琴瑟和諧的民間情趣嫁接到鼓角相聞、刀兵相見的戰爭環境里來,把輕巧的家庭瑣事漂移到慎重的共商國是里來,把輕靈的傳統小戲穿越到厚重的袍帶故事里來,新穎別致,舉重若輕。《小喬初嫁》帶給我們的啟示是:黃梅戲原本是輕盈的,用這種輕盈風格去托舉厚重題材有一定障礙,卻決不應當拒絕,于是構成了兩難。從輕盈到厚重,再到舉重若輕,此時的舉重若輕已經不只是一種超越障礙的睿智,還是一種破解兩難的方法,更是一種嶄新的劇種審美風范,就此而言,《小喬初嫁》的價值得到了升華,對于這部戰爭神話在黃梅戲劇種建設史上做出的重要貢獻,我們應當致以崇高的敬意!

評論人信息

唐躍(專家評論員、特約評論員)
123123
掃描二維碼用手機瀏覽
0
+1

《小喬初嫁》

精准一尾中特怎么区别 im体育官网在线 吉林快三跨度振幅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任选5计划 竞彩总进球数345 内蒙古11选5遗漏一定牛 股票风险测评 甘肃快三遗漏号 浙江快乐12怎样杀号 哪个ag真人网站是真的 北京快乐8提前预测号码 甘肃11选5遗漏号 中国竞彩网球探比分 pt电子平台网站送彩金 25选5开奖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山西快乐十分今天走势